At last

就是一纯报社短篇  中间歌词来自于齐柏林飞艇的THE RAIN SONG


“Dean,你相信奇迹吗?”

他记得天使曾经这样问过他,当时觉得这问题像个十八岁少女一样稚嫩可笑,他一笑置之。

现在,他瞪着被眼泪刺痛的眼,盯着黝黑的天,企图发现什么神的踪迹。

其他的天使,随便谁,能不能帮帮忙?

chuck?你这个不负责任的老爹,我现在向你祈祷,我用我的生命祈祷,求你……

他哽咽了,他发现他在祈求奇迹,虽然他自己都不相信。

 

现在怎么办呢?

他觉得自己该镇定下来,所以他摸索着把天使抱起来一些。

天使干燥的嘴唇是冰凉的,胸口没有丝毫起伏,领带也扭曲了,还沾染了零星血污。

他想起自己所会的较为拙劣的急救措施。

人工呼吸也好,胸外按压也好,无所谓了。

“Cas,你快起来,Sammy,Sammy一个人应付不了你的拿非利上帝,知道嘛?起来……”

天使没有回应他。只有肺部被挤压出来的空气,轻轻打在他的鼻尖。

好吧,没有反应,大概天使医生是不好当的。

他重重的出了口气,又把天使抱起来一点。

夜太深了,寒风四起,他害怕Sam去得太久。

天使的唇就在他颊边,胡茬不再尖锐,软软的,挠得他心烦。

 

Sam还没回来,他等得有些不知所措。

刚才手在按压时被硌得生疼,细细摸索天使的胸口。

在上衣口袋里,又看到了那卷mixtape。

他把指头停留在上面,仿佛还能感觉到天使残存的体温。

低下头,他看着地上残缺的翅膀,烧焦的痕迹随着夜色沉入沙土中。

他慢慢的在天使身边躺下,看着空气中一丝灰烬在天使了无生气的睫毛边打了个转,飞散开去。

有歌声从唇边吟出。

It is the springtime of my loving

 爱的春天来临了 

The second season I am to know-ooh-oh-ooh-oh

我所知道的第二种季节  

You are the sunlight in my growing

哦像是阳光你照耀着我成长 

So little warmth I felt before

即使过去我感受不到温暖 

It isn't hard to feel me glowing

看着慢慢燃烧的篝火  

I watched the fire that grew so low

不难感觉自己在发热 

 

It is the summer of my smiles

微笑的夏季来临了  

Flee from me keepers of the gloom

从幽暗的监护人那里逃跑 

Speak to me only with your eyes

只需用眼睛和我说话  

It is to you I give this tune

只有对你我才用这样的语调 

Ain't so hard to recognize, oh oh oh

难道真的如此难识别 

These things are clear to all from time to time, ooooh

可一直以来这些事物就显得如此的清澈 

 

Oh hoh, oh hoh

 哦 

Talk talk talk talk

说出来吧 

Hey, I've felt the coldness of my winter

嘿我已经历过了冬天的残酷 

I've never thought it would ever go

我从不认为它会不走 

I've cursed the gloom that set upon us, 'pon us, 'pon us

我已经诅咒了黑暗就让它报复在我的身上 

But I know that I love you so, ohhhhh, whoa

但是你知道我是如此爱你 

But I know that I love you so, whoa

但是你知道我是如此爱你 

 

“你知道你就是我的奇迹,是吗,Cas?”

他握着天使的手。

他仿佛在头顶的风声中觉察到什么。

那是天使惯常粗砺低沉的声音。

Dean……

他抬头,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有天使双眼紧闭,脸白得像要变得透明。

心脏上有一个巨人拖着荆棘离开了,血液流干殆尽。

他想,这黑夜大概不会结束了。


评论

热度(21)